返回列表 发帖

印度名笔 拍摄特辑介绍香港 & 定居香港的英国作家

印度名笔 拍摄特辑介绍香港
2011年8月8日 星期一


【明报专讯】获《时代》杂志选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的印度作家Chetan Bhagat,近日应旅发局邀请为港拍摄特辑,向同乡介绍他眼中的香港。Chetan写作生涯始于香港,曾居港工作11年的他虽不谙广东话,但生活与港人无异——拿智能身分证走e道出入,用八达通坐地铁,吃拉面小笼包饮芒果啫喱爽。

《时代》全球百人 居港11年

Chetan 2008年返回老家印度孟买,不过他仍保留愉景湾一幢小房子,不时回来度假。成为名作家前Chetan从事金融业,97回归前他获高盛调派来港工作,一住就11年。他说,香港对他影响甚大,因他是在港工作期间开始创作,两名儿子亦在山顶的明德国际医院出世,故因应这份特殊感情,他才答允为本港拍片推销旅游。

他说,不少印度人来港旅游都很紧张,回想当年到埗亦有此感觉,担心交不到朋友及不适应生活。不过留港11年,他早已惯了走香港的大街小巷,有时为取灵感更特别走到铜锣湾的星巴克写作。Chetan已完成4部小说,当中3部在港创作,而The Call Centre及Three Idiots更获荷李活看中,改编成电影。他说,自己爱吃川菜,经常光顾中环国际金融中心内的翡翠拉面小笼包,又爱喝街头饮品,而这些都合印度人口味,只是他们不知道在哪里找到。

Chetan表示,当年需要更接近读者,加上妻子要返回印度工作,所以才离开香港。但他正计划创作一部与香港有关的小说,希望将以往在港的生活点滴记录。是次为旅发局拍摄特辑,行程地点全由他挑选,包括坐天星小轮、逛庙街夜市、到愉景湾行山及骑单车,又会造访位于跑马地的印度庙寺与同乡闲谈。

自选行程 发掘印度口味

他说,香港不止是购物,还可是兰桂坊夜生活、绿色景致,甚至是八达通、铁路系统、高楼大厦,全是印度人爱看的大都会一面。有关节目稍后将于当地一个针对中至高收入家庭的频道播放。

根据旅发局数字,由于印度旅客较其他地区对价格更敏感,故由于今年印度来港旅游价钱较去年上升,故影响他们来港意欲,首半年印度旅客数字较去年同期跌4.5%,但年轻客群比去年同期升9.5%,故希望藉此机会,重新吸引他们来港。

贾斯汀•希尔:定居香港的英国作家

2011年 08月 09日
华尔街日报


贾斯汀•希尔(Justin Hill)有点不寻常:他一位居住在香港、享有国际声誉的英国作家。

他的小说《品梦茶馆》(The Drink and Dream Teahouse)和《天堂过客》(Passing Under Heaven)获得了布克小说奖(Man Booker Prize)提名。他的作品还曾获得毛姆文学奖(Somerset Maugham Award)、费伯纪念奖(Geoffrey Faber Memorial Prize),入围库克旅行文学奖(Thomas Cook Travel Book Award)最后候选名单。

四年前来香港之前,希尔在中国居住并创作有关中国的作品将近15年。他的作品主题主要包括:他作为一个年轻的志愿者在山西这一迅速发展的省份的经历和见闻、中国女诗人鱼玄机的生平、非洲小国厄立特里亚。

他的新作《盾墙》(Shieldwall)于五月份问世,这是一部以11世纪诺曼底征服前不久的英格兰为背景的历史小说。准确翔实的历史资料、扣人心弦的战争场面让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(Sunday Times)、《卫报》(Guardian)等报刊的评论员对这部作品大加赞赏。

在今年的香港书展上,希尔主持了香港城市大学(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,希尔是该大学英语文学系的兼职教授)主办的有关历史小说的主题论坛。此前,“风尚亚洲”栏目记者在愉景湾(Discovery Bay,他和妻子以及四个孩子住在这里)他的住家附近采访了他,谈论了他在亚洲的文学创作经历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:你怎样看待香港的文学创作?

贾斯汀•希尔:香港文坛真的很有活力──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还要有活力。这里有几个原因:第一,很多中国大陆作家来香港发展,因为香港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安全的地方。记述有关敏感事件的研究中国历史的人往往会将作品拿到香港出版,例如弗兰克口迪克特(Frank Dikötter)。迪克特在香港大学(Hong Kong University)授课,刚刚因为其作品《毛泽东时代的大饥荒》(Mao’s Great Famine)获得英国非小说类图书奖约翰逊奖(Samuel Johnson Prize)。

更为重要的是,一直以来,有关中国大陆文化和中国的话题越来越受欢迎,用英语写作的中国作家也越来越多。亚洲已经发展到亚洲作家用英语为亚洲市场写书的程度。这一现象与十年前我写作与中国有关的故事时大不相同。当我创作《品梦茶馆》时,中文文学书籍的销售空间还仅局限于书店角落里的“亚洲故事”区。那里有亚裔美国人谭恩美写的书,或者是《鸿》(Wild Swans),以及和《鸿》相类似的几摞书。现在,郭小橹、李翊云等很多华人作家都在用英语搞创作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:众所周知,香港是一个生活节奏极快的商业城市。从技巧上说,你是怎样在这里找到创作所需要的平静心情的?

贾斯汀•希尔:作为一个作家,我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生活和写作。因此过去,我妻子和我都经常说,我们应该找一个生活成本低、安静、舒适的地方住。后来,我们在香港定居下来。虽然上述条件,香港一个也不符合,但是,我们选择住在愉景湾,这地方对我来说再合适不过。这里很安静,有点乡村的感觉。这里没有车来车往,我也没有电视机。如果愿意的话,我可以爬山远足。

还是在去年,我开始去香港城市大学上班,这让我离开“农村”进入到城市。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真是这样。在我先前全职写作的一年里,我发现真的有点灵感枯竭的感觉。这是一种误区,很多作家都陷进去过:觉得只有远离喧嚣,灵感才会涌现。我经常发现,获得灵感的办法往往是走入这个世界,就像查尔斯•狄更斯(Charles Dickens)一样,深入这个喧嚣的社会。因此,从寻找灵感方面来说,这个工作很理想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:这个城市曾经直接激发过你的创作灵感吗?

贾斯汀•希尔:经常有人问我有没有打算写一部关于香港的小说。过去,我总是觉得对香港了解得还不太够。但是现在,我开始深入了解一些事情,开始有了一些想法,因为我正在慢慢认识香港。毛翔青(Timothy Mo)我想在某种程度上算是香港作家吧,他说过,香港是英国小说家的坟墓。嗯,我倒觉得必须得有人写一篇有关香港的优秀小说。我喜欢挑战,大家可以拭目以待──也许下一部小说就是了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:你准备在香港书展上讨论什么问题?

贾斯汀•希尔:我的新书是一部历史小说,因此我想谈一谈历史小说这种题材。历史小说当前在英国和英联邦市场热得很。如果你回忆一下近期很有影响的所有中国电影──《三国之见龙卸甲》(Three Kingdoms)、《孔子》(Confucius)等等──你就会发现,这种题材目前在中国有多火。英国和英联邦也是如此。

在当今这个变化很快的中国,我认为,很多人很想通过了解共产党建立政权之前的年代,弄明白做一个中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。开始的时候,共产党说必须信仰社会主义,如今你又得信资本主义了。很多人竭力通过赚钱来紧跟时代,但却没有从这次经济大潮中获得实惠,因此,对于做一个中国人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,他们还在寻找其他答案。

Patrick Brzeski

TOP

返回列表